首頁 > 跳出合江 > 今日要聞 > 正文
【新春走基層】33小時的回家路,跨越1500公里的冷暖人生
發布時間:2020-01-21 11:19:35 來源:四川在線 責任編輯:

1月19日0時15分,從廣州開往達州的K4646次列車?吭诤蠎鸦。達州人黃江穿了一件白色短袖T恤從8號車廂擠出來,在站臺上站了2分鐘,又趕緊鉆回車廂。“車廂里太悶了,外面又太冷。”

此時,站臺四周漆黑一片,只亮著幾盞昏黃的路燈,但1—8號的硬座車廂里仍舊燈光通明。車廂里塞滿了乘客,大家七倒八歪地靠在一起,過道上也坐滿了人。雖然已是深夜,但大部分人都睜著眼睛,有的在熱絡地擺龍門陣,有的在刷抖音視頻,實在困得不行的才趴在小桌板上瞇一會兒。

黃江沒買到坐票,靠在一張座椅上聽別人聊天。

“這火車哐當哐當地響,睡不踏實。”一位約莫60歲的老鄉打了個哈欠。

“是想著要回家了興奮得睡不著吧。”黃江打趣道。

身旁的一位大姐突然樂了,“是興奮哦,前兩天就興奮得睡不著,早上五點過就醒了,明天到家估計得熬成熊貓。”

一群人都被逗笑了,疲憊的車廂瞬間有了一點生氣。

這是春運期間的一趟普通列車,車上的絕大部分乘客都是在粵川籍農民工,他們的平均年齡在45歲左右,有的是3個小孩的爸爸,有的是獨自回家的母親,有的是在外漂泊多年的中年夫妻……他們都有一個心愿——早一點到家。

這又是一趟不普通的列車,是巴中市組織的“郵儲銀行號”在粵農民工返鄉專列,車上大部分都是巴中籍農民工,約有1500余人,他們于1月18日10時15分從廣州出發,最終經過33個小時,跨越1500余公里的行程回家。

盼:一張難求的火車票

18日中午12時, 列車出發2小時后,巴中恩陽人鄔兵領到了來自家鄉的午餐——一盒自熱米飯,配菜是宮保雞丁。“不錯不錯,今年不用吃方便面了。”端上米飯的鄔兵笑了笑。

當天中午,共青團巴中市委聯合郵儲銀行巴中市分行等愛心企業為老鄉們發放了1500余份溫暖大禮包,除了米飯,還有零食、圍巾、紅包、對聯等物資。

這是鄔兵第四次乘坐返鄉專列。在外打工20余年,這些年的回家路順暢了一些。“過去買不到火車票,要么拼車回去,要么坐大巴。坐大巴回去,車費要700元左右,火車硬座票只要217元。”鄔兵說。

不過,春運火車票一票難求。達州、巴中均是勞務輸出大市。據巴中市人社局的統計數據顯示,目前巴中在省外務工人員達84.6萬人,其中又以在粵務工人數最多,達到14.67萬人。加上達州、廣安等地的在粵務工人員,每年春運期間有超過100萬人要“搶”從廣東開往川東北方向的火車票。

“春運那幾天的票一出來,基本上就是秒空。”巴中市青年企業家協會秘書長、巴中駐廣州團工委書記杜文介紹,他是巴中返鄉專列的組織者之一。這些年他聽過太多關于購票難、回家難的辛酸故事。

“2017年,一位老鄉一上車就哭了。他說前一年,他們一家四口找黃牛買了4張火車票,花了1600元,結果到檢票口的時候才發現票是假的,最終一家人都沒能回去。”杜文說,前些年還有老鄉熬通宵在火車站排隊買票,結果排到窗口時票卻賣光了。

從2017年起,巴中開始組織在粵農民工返鄉專列,在春節前兩個月,共青團巴中市委便在媒體上發布購票信息,并在廣州、中山、珠海等10多個城市設立報名點,采用降低票價、放寬辦理限制、送票上門服務等方式,讓身在異鄉的務工人員花最少的錢以最便捷地方式拿到回家車票。目前專列已連續開行4年,共幫助5000余名在粵巴中籍農民工順利返鄉過年。

“我們的服務每年都在提升,最開始只提供餐食,現在車上有節目、有政策宣講,今年還組織了快閃活動。”共青團巴中市委組宣部部長傅彥博介紹,19日晚間火車抵達巴中后,巴中市委市政府還組織了接站儀式,同時安排11輛公交車、4輛客運大巴送返鄉農民工們回到巴中的各區縣。

憂:這次回家背了5件棉衣

“咋個沒有熱水了呢?”1月19日10點過,列車7號車廂的青年志愿者鄧一帆接到乘客咨詢。

“綠皮車跟動車相比,有時會遇到熱水供應不上的問題,需要到一個站進行熱水補給。”鄧一帆向乘客耐心解釋。

除了熱水斷供,廁所堵塞、空調不管用也是乘坐長途綠皮火車常遭遇的囧事。不過與漂泊的打工生涯相比,旅途上的這點艱辛似乎又不算什么。

“我在外打工10多年了,年輕的時候在杭州那邊當服務員,現在老了沒人要了,就只有進廠咯。”汪華玲今年42歲,是南充閬中人,現在給廣州的服裝廠打零工,沒有與固定的工廠簽訂勞動合同,沒有買社保,工資計件算,加班趕工是常有的事情。“一個月掙三四千、四五千元不一定,貨多點,加班晚點,工資就高點。”汪華玲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連續加了兩天兩夜班。“中間飯都沒吃,我說我不吃飯,利用吃飯時間睡10分鐘老板都不允許。我們是做出口的,國外定了一個專柜,就得加班加點地趕。”

隨著沿海土地和勞動力成本上漲,如今一些工廠開始轉移到東南亞等地尋求更廉價的勞動力。汪華玲感嘆,“現在單不好接,我們那邊好多大廠都搬到柬埔寨去了,說那邊工資低得很,幾百一千元一個月。”

來自巴中市人社局的數據顯示,建筑業、制造業、居民服務、修理和其他服務業是巴中在外農民工從事的主要行業。大部分工作技術難度不高,屬于勞動密集型行業,易受外部經濟環境影響。

除了對前景的焦慮,農民工長期與子女父母分離、同時又難以真正融入城市才是他們內心難以承受之重。

汪華玲生完小孩后就出去打工了,孩子留在老家交給父母帶,只有每年春節回去待幾天。“兒子已經成年了,但是跟我一點感情都沒有,打電話都是 ‘哦,嗯 ’,電話從來沒主動給我打過一個,好陌生哦。”汪華玲顯得有些無奈,“我們住在山梁上,過去通訊不便,娃兒讀小學了都還沒有電話,有人在梁山開了一個小賣部,幾匹山才有了一部電話,接電話還要收一塊錢,排隊時間長了人家不肯。后來娃兒大了有電話了,但是以前又沒有溝通,娃兒跟我們真的沒有感情,現在后悔得很。”汪華玲嘆了口氣,“可是我們不出去,真的養不活一家人啊。”

如何彌合這份缺失的親情成為不少打工者的苦痛。這次回家,汪華玲背了5件棉衣回去。“都是在廠里買的,150元2件,在外面買要貴些。兩邊老人各買了一件,還有一件給兒子。但是不知道他喜不喜歡。”汪華玲有些擔心,“現在的小孩挑得很。”

黃江此行也揣著對孩子滿滿的牽掛,“屋頭三個娃兒都盼了我好幾天了。”黃江有三個孩子,老二是兒子,其余兩個是女兒,最大的16歲,最小的8歲,孩子們都在老家交由母親照顧。“我和我爸爸在廣州新塘打工,老婆和我都分開五年了。”黃江說,“2020年的愿望就是把孩子好好帶大,希望打工一年比一年順利。”

夢:前方路更寬

對于巴中平昌人葛永康來說,2019年有了一些好的變化。2019年5月份他回到位于平昌縣元山鎮復興村的老家,對家里的危房進行了改造,由于是貧困戶,自己沒有花多少錢。“房子進行了翻新、吊頂,現在家里還通上了自來水,再也不用去山里擔水吃了。”葛永康說,家里的7畝多土地也流轉出去了,種上了桃子樹、李子樹、櫻桃樹,去年也掛果了。

如今葛永康和妻子兩人在汕頭潮陽打工,老人和兒子在老家。“我在建筑工地上打零工,妻子在餐飲店當服務員,每個月給家里寄回1000多元,還能攢下些錢。”葛永康說,去年他家已經脫貧,“2020年能夠把家維持好就可以了,希望爸爸媽媽身體健康。”

家住巴中恩陽古鎮的鄔兵對老家的變化有更深的感受。“現在恩陽古鎮的旅游搞得不錯,每年春節回去都有民俗、文藝表演,環境衛生也比較好了。”鄔兵琢磨著,再過幾年就回家做點小生意。“在外打工20多年了,老婆、孩子、老人都在家里,遲早要回去的。”

落葉歸根是在外漂泊多年的打工者的心愿,可是回家后能干啥?

19日下午,巴中市人社局的工作人員走進車廂向老鄉們宣傳起返鄉創業就業政策,如今政府能夠給予其技術指導、創業補貼、融資支持等一系列優惠政策。

車廂里議論起來,“現在養豬好像不錯,政府還有補貼。”

“養殖業污染大,風險也比較高,需要有技術指導。”葛永康說。

“現在農村很多地都荒起沒人種了,每個地方的土質不一樣,可以研究一下看看本地適合種什么,大家可以一起搞。”汪華玲出了個主意。

列車仍在疾馳,回家的路越來越近,未來似乎有了新的可能。(記者 史曉露)

相關閱讀
友薦云推薦 青海快三直播 集合竞价抓涨停的秘诀 免费股票推荐老师 吉林11选五玩法介绍 今天特马免费资料图片 我要配资网 浙江20选五5官网 管家婆一码两号中特 百度贴吧东方财富 安徽快3彩票平台 日发精机股票行情